安然一笙

这儿许安笙,您安
混的圈儿杂还多
除了米英和鹿盲没有什么专门啃的cp。算上个崎洸.真香。
也就写写平时脑洞,目前热爱即兴随笔,一两千字儿各种心描写故事.
语C
APH皮奥利弗和罂.会窜个常英
HTF皮Lumpy和Flaky
恶狼暂时独皮新村洸

请理理我,我也想和你们一起玩).

.囚服洸/不走游戏剧情大部分捏造注意

码码囚服
不走游戏剧情的意识流.大部分捏造
  
  
  -痛いですね
  
  
  是痛吗.是痛吧.
  遗留的酥麻的感觉自背后扩散开来.肌肉的骤紧依旧让自己难以适应。双手被铐在身后无法动弹.指节的麻痹随着手的张合得以缓解。这情况糟糕得很,再这样消磨精神,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情。一回想自己着实是又一次切切实实体验到了电击枪的威力倒不后怕,只咬牙切齿攥紧双手悔不当初。
  
  
  “....,”
  
  
  身周静悄只有风声,汗液自发间溢出滴落身上破烂囚服领口,头上的铁窗传来寒风阵阵打在暴露的肌肤。齿间呼出气息头又低下几分眉头紧皱,意识模糊得很,脑子里乱七八糟成了一团浆糊。停下来啊,现在这种情况越想自己越痛苦吧,停下来不要想了啊,如果因为自己的想法最后屈服于警察的话,那之前做的一切都算什么啊。
  
  
  “哒.哒.哒..”
  
  
  ..有人来了?
  ....不,就算是有人来了对现在自己的处境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吧,尽管对方是警察也问不出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至少从没听说过日本有什么监狱能只留下一层拘留犯人。还是说警局的厅长真有这样的大手笔..如果对方是来行刑的就更糟糕了吧.。
  脚步声逐渐清晰,微微敛下眼眸留意他行走方向—直接到这里来了。嘁..竟都是些不分事理家伙的走狗。
  
  
  “新村洸”
  
  
  我只得详做听不见。眉头自然舒开做熟睡模样.眼偷睁一小缝隙打量来者。
  
  
  
  
  -...見覚えのある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