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一笙

这儿许安笙,您安
混的圈儿杂还多
除了米英和鹿盲没有什么专门啃的cp。算上个崎洸.真香。
也就写写平时脑洞,目前热爱即兴随笔,一两千字儿各种心描写故事.
语C
APH皮奥利弗和罂.会窜个常英
HTF皮Lumpy和Flaky
恶狼暂时独皮新村洸

请理理我,我也想和你们一起玩).

「呆毛姐弟.亲情向/现pa」姐。

“我姐从小就欺负我”


「呆毛姐弟.亲情向/现pa」
意识流注意


埃米愤愤地坐在椅子上挥着拳头。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男孩儿,被女孩子压制总是会觉得不爽的,尽管那个人是亲生姐姐。
这样闷闷不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其同桌卡米尔眨眨眼睛只当做习以为常,有这么个同桌他也觉着有些无奈,毕竟其本身的哥哥是从不欺负他的,且每天的伙食还好的很。——不管怎么说,现在埃米这种感情他是绞尽脑汁也体会不出来了。

“我觉得我有点惨。”
“.我也觉得”

卡米尔喝了口水看着他可怜的样子叹口气算是应和他了,回完这一句马上埋头于家庭作业。

“所以你和你哥怎么相互融洽的啊”
“…你不需要知道”
“这可是生死问题啊!”
“…兄弟姐妹都是不一样的”
“我的班长欸,你这话说的和没说有区别吗”
“有助于你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奇奇怪怪,我才不要。”

卡米尔海色眼睛露出不解的意思,想了想又继续埋头于作业。
实话说不仅他姐,埃米也搞不懂所谓的优等生。


——————
“我姐有个梦,嫁给传说中的白马王子。”


艾比每天出门都会特意为了挑选衣服鞋子耽搁十多分钟。这早就遭到埃米的极度不满了,因为这事儿他很多事情都会迟到,这样下去别说和朋友出去玩儿了,这根本就是没朋友的节奏啊..!他无数次和他的好姐姐控诉过这件事情了,然而根本毫无用处。

“..女孩子不都是应该这样的吗!!姐这么做哪里不对了!”
“......好姐你说什么都对..”

看吧,不会有结果的。
可是姐你看隔壁家那位莱娜小姐姐也不像你似得的啊...!

——————
“我姐特别扭,喜欢谁也不明说,红着个脸踌躇。谁知道她想干什么啊”

“那我也得任着她瞎闹”
“…这家伙怎么好像还没我大似得。”


——

“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姐啊,姐姐有难弟弟怎么能不奉陪呢”
“区区毛头小混混,居然欺负到我姐头上来了?”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