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一笙

这儿许安笙,您安
混的圈儿杂还多
除了米英和鹿盲没有什么专门啃的cp。算上个崎洸.真香。
也就写写平时脑洞,目前热爱即兴随笔,一两千字儿各种心描写故事.
语C
APH皮奥利弗和罂.会窜个常英
HTF皮Lumpy和Flaky
恶狼暂时独皮新村洸

请理理我,我也想和你们一起玩).

灰羽/.关于杀死搭档的设想

——啊、攻击了。
  
  昏暗空间和刚刚醒来的昏沉意识导致自己无法准确辨认面前还发出着凄惨喊声之人的身份。手从枕头下抽出的动作显然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举动,挥过刀刃时直起上半身的过度紧张终是让汗水浸湿了后背的布料。眨眨眼睛以适应这地方的明暗,直至自己能看得清楚眼前这不间断发出悲鸣之声的人到底是什么家伙。
  
  嗯?好眼熟、这家伙是我这次任务的新搭档吧。
  
  辨认出眼前这人的身份倒还有些诧异起来了,不管怎么说在一个杀手睡觉的时候贸然触碰都是不明智的选择,对方身为同行却不懂得这个道理也实在是让人不满。—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啦。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注视着他狰狞的表情和布满整个脸的泪水,半开玩笑地摆摆手想让他放轻松一些。
  
  “别那么大声,被目标听到的话你可赔偿不起哦。”
  “我听不清你说的话啦,亲爱的。”  

  这种情况倒是曾想到过,不过也是因为这家伙靠得太远才导致刀子没有砍得有些过深啦、要不然他才不会这么痛苦——这可算不上是我的错吧?嗯嗯,仔细想想也是吧。你看,怎么能是我的错呢,他承受怎么样的痛苦都与我无关吧,死了也和我无关,毕竟这一次的任务本来交给我一个人才更有效率一些。
  
  “所以小点声啦,不然就发不出声音了。”
        “这样下去任务会失败,你不会想要这样吧?总之我是不想。”

        坐在垫了垫子的地板上晃晃脑袋带了些许埋怨的语气,从墙角拿来备用的手枪端详一会儿,抬眼又看看自己那匍匐着呻吟的“搭档”。眉头略略皱起来,嘴角也跟着弯了下去—不能让他陪自己玩啦、毕竟完全没必要为了一个没什么趣味的家伙押上任务失败的赌注。不过这问题确实没什么好纠结的,面前的家伙嘴里也说不出什么让人感兴趣的话——准确来说已经发不出完整的字音了。

        很没用的、废物。
        “那就请你先去死吧。”

        嘴角重新翘起笑嘻嘻地抬起手枪,食指搭上扳机。玩乐般鞋尖探了探地上粘稠液体重新定睛瞧着他,眼睛咪起成缝冲着他扣下扳机。

        ——

        消音器可真好用。

        不过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惜了,没办法啦,那就把今天的游戏时间都叠加在今天的任务目标上吧♪

好难驾驭..!!!!(.)
“玩开心了吗?”
“没有哦。”

十七区一组.01

  我叫安笙。
  安全的安,笙箫的笙。
  现在是个20的大学毕业生,正在面临毕业等于失业的危机。有个家里蹲的妹妹得自己供着,今年是上初中的年纪但是宅在家里不肯出门。
  ...我按着程序介绍完了,接下来就可以进入正题了吧?
  
  言归正传,总之我在找工作。
————
  十七区,一个神秘的地方。
  
  外表看是座高耸的大楼,玻璃在阳光反射下发出刺眼的光,一整天都很少看见有人出入其中,听说是帮政府工作的,具体做什么倒也不很清楚,反正有正儿八经的营业执照和—招员工的传单。
  安笙看着手里的iPad发愣,不论是排版还是文案都根本一塌糊涂仿佛是个失败产物。是的,从哪儿看都糟糕透顶了。邮箱的发送格式对面儿八成也不是很了解,估计就是应付上司搞得东西。他划了两下屏幕,隔了好几个空行的最后一段用红色的行楷字体打上这样一句话

  “爱来不来不来打爆”

  ...你还是打爆我吧
——
  但是还是来了。

  早晨七点半,安笙穿着他一直穿不惯的正经西装上了地铁。他很高兴十七区八点半才开始正式工作——这简直是天堂。他瞅了眼手表,令人满意的时间点,这下他就不用着急了。

  “即将到站 联北站口 ”

  到了。
  
  大概十五分钟,安笙晃晃脑袋顺着人流走出地铁站,他记下这个时间了,或许下一次他再来联北站口这边可以再多睡一会儿再晚点出门。当然真是想想而已,毕竟起的越晚动作越慢这句话扣在安笙头上那还真不是盖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拖延症晚期?
  他这样想着无奈抬手推了下眼镜,不出错的话,拖延症那种说法说的肯定是自家的小姑娘了,——当然,自己不想变成那副模样。
  
  “来啦?”
  
  “??!噫噫噫您好啊我的名字是安笙我是来应聘的请问往那边走.!!!.......什么,对不起啊姑娘我这人不太正常。”
  
  “跟我走就对了,安笙对吧。”
  “是,是的.。”
  
  梳起来的高马尾,身着是宽松的运动装。
  眼前的褐发姑娘看起来还未成年,虽然个子很高挑,但是脸上看起来像是有挥不去的稚气。虽然以貌取人太糟糕了,但他还是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她脸上似乎有一块疤痕,看起来是烫伤,...能将伤口落在脸上还这样不当回事,是习惯了还是完全不在意啊.。
  安笙赶紧摇了摇脑袋,瞎想别人的私事就不好了。他赶紧跟上那女孩的脚步随着进了这家公司——说是公司看起来像是社区,说成是大学的校园也差不多。才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各种便利的店面,时不时还有迎面走过来跟那女孩打招呼的?
  
  “不用拘谨,把这儿的人当成你邻居大爷大妈就行。”
  ...虽然很亲切但是这比喻好糟糕啊。
  “...我明白了。”
  
  然后一路这两个人就没再说过话。进了这个高楼大厦后,乘电梯一直到地下三层。
  
  下了电梯后安笙一句话都不敢说,只看着那女孩还在往没有光的黑暗中走,心里一紧,脚下不动了。
  看起来像是仓库,顶棚有几个时不时闪一下的灯。这看起来可不太妙,哪家公司会在这种地方面试啊?根本就是自取灭亡吧。...所以你为什么还在往里走啊,难不成要表演一个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老柳,你要的人这不是挺好骗的吗?还是说现在找不到工作的人个个都这么饥渴?”
  
  
  ...???停一停,这是什么发言、拐卖吗??我现在跑好像来得及????

  
  “老安头本来也不愿意让他孙子知道这儿的事儿,他不清不楚就来了很正常。”
  
  
  老安头是哪位高人。
  ...爷爷吗?爷爷分明已经仙逝三年了。
  
  不不不别纠结这个了快逃.!!
  
  
  安笙推了推就要掉下去的眼镜慌忙地转身去按电梯按钮,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总之先离开地下吧虽然可能出去就会抓住不过来不及想那么多了!!!他险些一个踉跄平地摔倒自己,手直接按上电梯的上行按钮。对方还没追过来...暂时安全。
  
  电梯就要到了.!!!
  
  
  
  
  “安笙,1997年生。”
  “出生时接受过异能检测,辅助类。”
  
  
    
  “——你想要逃去哪里?安-笙?”
 
  
  这是什么感觉。
  .. 好.好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

百 fo 集 赞

....什。写完作业起来一看破百了。
........啥玩意儿啊。

行叭..这是个百fo贺文的集梗

主要是米英/崎洸
          恶狼大部分都接受,你给梗我觉得ok就写(.)

主吃那俩是你给梗我就写那种。

磕会儿洸椿。是科技魔幻世界pa。

学院崎洸‖自由记者大危机

七夕快乐!.

    继所谓的星期情侣过后,两个人的关系似乎直接开始恶化,起因似乎是在学生会的管理方针上出了问题。——分明会长拥有最终处理权,但他对于副会长发言各种程度上的谦让导致整个学生会的内讧。一时支持哪一方的都有,而神崎自己又因为谦让了新村洸的说辞所以很难说服对方的阵营。
  战争又开始了。
  学院论坛上小姑娘们的想法没能成真,说好的甜甜腻腻小情侣呢?说好的温柔矮攻呢?眼前的学生会会长见到副会长身上散发的气息根本就是杀气啊。
  事情说来简单得很,只是因为学生会基金分配的问题产生了分歧。神崎偏向学校一方,而新村洸则偏向学生一方。这两方面的分别说大也大,说小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小部分的纠缠不开,导致了这样的胶着状态。但是现在双方切切实实因为这点儿纠缠不开的小事儿开始吵架了。
  下面我们看到的是小野寺凛佳为我们拼死带来的前线汇报。
  
  “虽然看起来的确杀气腾腾,不过还是在很理智地进行交谈的。唔,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至少神崎那家伙的笑脸还没变得可怕。”
  “ん...糟糕,一条学姐的脸色突然变得奇怪了啊......。洸くん倒是很平淡地...。”
  “...总之大概情况就是这样,学生会活动室里面在进行严肃的会谈,双方的首脑笑里藏刀,到底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还得看这次会谈的结果”
  “...!!到此结束,里面好像有人听到了!!诶诶黑崎你等我一下啦.!”
  
  视频在摇晃的视角中结束,看起来前线的记者小姐像是落荒而逃了。
  “...噗嗤.”
  男孩子笑着关掉手机,眯起眼睛笑着将其丢在桌子上,椅子转了个圈儿直接停在一排桌子前面,而正趴在桌子上看新闻的人儿半带不屑地翻了白眼,他显然听见了刚刚手机里播放的内容。
  
  “洸くん居然没感到舆论的威力吗♪”
  “...舆论的威力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恐怕我比你更清楚一些。”
  “欸——超自信的样子也很厉害呢♪”
  “...闭嘴吧混蛋。要不是你哪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儿啊。”
  “唔哇.受到了重击..!”
  
  新村洸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整个人仰在椅子上满是疲惫,他嘟囔了一句就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而神崎还是满脸调笑地趴在他刚刚趴着的桌子上嘴角牵起恰好的弧度,不论怎么说,他还是挺高兴的。
  
  “洸くん——”
  “还有什么事儿,我在听。”
  “稍微,过来一下..!”
  “...有什么事儿直接说不就好了。”
  “好啦快过来啦.!”
  “......最好不要是什么无聊的事情。”
  “当然不会啦,我才不会骗洸くん♪”
  “好好好...。”
  
  “——真乖,像薄荷一样。”
  
  “你到底有没有正经事要说啊!”
  “好.好—我明白了♪”
  
  神崎稍稍睁开眼睛,与爱人相似的眼睛色调里盛满柔情。他张开手臂抱住满是不情愿的小人儿,轻轻亲吻耳垂。而新村洸显然被吓到了,他半天没个反应,只是闷声闷气任了他的胡作非为,过会儿就突然暴起还礼其身。虽然说并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的意义,但,反正现在又不是像论坛说的搞什么奇怪战争,稍稍接受一下完全没有问题吧。新村洸这么想着,退了回来重新趴在桌子上,闷声闷气骂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
  见他这副模样,神崎笑了。
  
  “真的很像薄荷呀.洸くん.”
  “说真的,洸くん有的时候就像是猫科动物一样,一不小心就会炸——?!抱歉!”
  
  新村洸拧住了神崎七分袖下裸露出的胳膊,几天晚上的连续工作让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反驳什么,更别说现在动一下全身上下都疼得很,本就白皙的皮肤现在都显得苍白了。他甚至想要就此直接缺席.!但是最后还是没有那样做,毕竟最近的确是学生会的重点活动开始时间,这种时间缺席肯定是给所有人添麻烦——。总之,总之!...至少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怪神崎这个混蛋。
  那天晚上的恶作剧之后就直接在活动室把自己吃干抹净了——而且在难以启齿的地方留下了痕迹。不论是谁问起来都会难以回答啊,就算是为了提神醒脑也不可能掐在那种地方啊.—而且夏天一直穿这种闷脖子的衣服也会遭到别人的怀疑吧。
  
  什么道貌岸然的会长啊,是禽兽吧。
  
  就这一句话新村洸已经在脑子里吐槽过无数遍了。神崎那种奇怪的眼神显然就是一种挑衅,而新村洸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软弱。——至少等他把身子养好了,这一切都要如数奉还。
  啊,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实话是神崎嘴里所谓的亲热简直就是一种酷刑。他从哪儿学来这种奇怪的方法的。
  
  
  “洸还在忌惮那天晚上的事情吗。”
  “...。哈?”
  “唔,我已经很认真地悔改了。”
  “没看出来。”
  “果然还是在忌惮吧.!”
  
  “..喂你那是什么奇怪的表情啊!”
  
  ————
  所以说今天的学生会也是蛮和平的。
  当然除去为了不打扰他们两位“会谈”而一直在活动室外趴门缝的前线记者及她的好友。
  录音笔的绿灯还在不停的闪烁,而小姑娘看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赶紧掐掉录音把后面那些支支吾吾的气声都直接忽略掉。知道他们两位关系一般——可是!听起来十分不详啊!这样下去追踪报道还怎么做啊!直接说他们两位在一起了祝福他们吗?!不肯能吧!
  
  “..记录下了了不起的东西。”
  “怎么办。....”
  “这种不成条理的报道..。”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薄荷是什么。”
  “他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啊...?”
  
  “凛佳?你还好吗?”
  
  “我,我觉得不太好...。”
  

赌场围观者洸.短打

赌场短打.

物件碰撞而出的清脆响声传入耳中,眯眸环视过分装潢的大厅深吸氧气。拂去肩头些许灰尘站定围观位置,嘴角洋溢笑容。无知的,家产上千的富家子弟油光满面,盲目自信地下注,将陪赌姑娘嘴角的奸诈当做美好,随即在那美好中万劫不复。接过一旁侍者盘中茶杯于手中,会以对方礼节微笑,视线转向喧嚣大厅中心细细打量,若能目睹那赌徒面容的高傲成了落魄,岂不乐事一桩。
女性荷官抽出两张王牌迅速分牌,眼瞧那男人喜于言表滑稽模样不禁发笑,轻抿容器中被命名为茶的饮品,强忍怪异味道将其咽下,为让赌徒将心思尽快统一倒也是下了狠手。随手将茶杯放在空台上挽起袖口指尖停留纽扣,闻清脆嗓音令下,嘴角笑意更甚。

“揭晓吧。”

听到对方的点数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呢,手持一笔钱财就忘我地下注吗?

“输家?”

置顶♪许得安然一笙

您安.我是许安笙。
  不是个好看的人儿.但是能陪你苟(?)
  LOFTER ID是 安然一笙
大部分时间活在mp和tx
坐标喜都。
  是个喜欢给自家孩子写故事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每个孩子的结局都惨得一批。
  混语c快四年也还是个咸鱼的人.现在的爱好是看别人上皮互怼(咦)
  沾点儿cos.但是现在主要乐意帮人拎包。
杂食玩家.cp吃着没雷区。

✨高亮————恶狼游戏—崎洸玩家✨
  
  这儿是主混圈儿的皮表。
  ——
  APH/Annie.Kirkland
   本田罂
  BSD/梦野久作
  HTF/Lumpy
   Flaky
  魔角侦探/桃乐丝
  AOTU/流焱
恶狼游戏/新村洸
一条椿
  ——
  打死也不会正经起来的人
  ——
  是小甜饼和小刀片选手,也是即兴表情包选手。
——
我永远喜欢mili
——

“你错了吗”
“没有”
“他错了吗”
“没有”
“那么这就是战争”